鸢尾彼岸

时间差

超级喜欢。虽然有点悲伤哈......

其实时间差应该是按照天宇所在的地方而变动的吧,结尾的时候赤焰雄狮不也说了一句好久不见吗。

这样想就觉得心里的悲伤要少很多了qwq……

但这是一篇很好的文哈qvq

琪琪:

天宇坐着仰望夏日的晴空。
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。他的思绪里没有悲喜,没有哀欢,仿佛那些爱恨嗔怨都已经离他远去。而今的他,眼里只有眼前这条小河,河里那清澈就是天上的风,就是指间的云,如同那永恒存在的日月山河,与这尘世都已经毫无瓜葛。
他还是一个十三的少年。却原来已经活了百年的时光。
他在点点滴滴的,如这河水般,思想着过去。


天宇有很多很多的朋友。
他的朋友们都是在十三岁那年认识的,多佐,乌鲁鲁,狄文,狄杰,艾莉,初夏……还有很多很多人。他至今都能一一数出他们的名字来。
十三岁是个分水岭。十三岁之后,他也遇上过许多人,也认识过他们,却早已不能和他们交心了。不是那些人不如以前的人好,而是因为,他已经是成年人的心智,那些人却依然视他为十三岁的少年。他无法与他们交心。
他是为了朋友才留下来的。不然早在十三岁当年,在打败女王之后他早就回到了地球。只是他实在没法舍得这帮好朋友,所以他决定回来。
后来他曾想,也许当年彻底离去是最好的决定,而后已经斩不断了。于是,他决定守在神魄大陆,守在朋友们身边一辈子。
在这里,过很长的时光只等于他的十分钟。他的时间与别人是不同的。朋友们成长为青年,正值意气风发时,他十三岁。
朋友们变成成年人了,谈恋爱了,结婚了,那个时候,他仍以十三岁的少年身躯参加他们的婚礼。
朋友们生儿育女了,他亲眼看过朋友们的下一代,从叫他哥哥,到叔叔,那些孩子逐渐的,从小不点,变成与他平头,最后变得比他年长,成为大人,重复着恋爱结婚生育的过程。
那一年,他依然是十三岁。
他也曾经不安过,曾经痛心过,曾经绝望过,到最后,这些情绪都化为虚空的平静。
如同这清澈的河水一般,无尘无染。


从前有一个小孩子问过他。哥哥,你活这么久的感觉是什么?
也只有小孩子,会相信他活了很多年的这个事实了。就算将来他们会被这俗世污染,变成世故的大人。至时,此时此刻,他们可以为他解闷。
那个时候,他回答说。
没什么感觉。
我想想,很闷?
嗯……很寂寞。


以地球人匆匆只有数十年的光阴来说,他的人生应该算是很绚烂的。只是,又有那么一点不完整,具体的他也说不出来。
他叫天宇,这是他从地球带来的名字。但他的人生里绝大部分的时间,是没有亲情的。
并不是说他没有亲人,而是他的父母,他已经有八十年没见过了。不是他不想回去见父母,是他不敢回去——他怕他只是回去一天,这里已经不知道过多少个年头了。
他怕,他怕他离开一天,再回来时,他的朋友已老,已死。
有时候,人啊,走在街上,轻轻叹息一句——不如不见。


最像他亲人角色的人是向蒙。
向蒙与他一起长大,更重要的是,向蒙与他是同一世界的人,所以他的一切,向蒙理解。
但向蒙与他的选择完全不同。在十三岁那年,当他们从地球回来发现只是过了十分钟的时候,向蒙也曾经安慰过。只是,向蒙很明智,从回来之后不久,向蒙就回去地球了。
也许,是当初已经料到了今日的结果。


向蒙邀请他一同回去原来的世界。
一个是父母与向蒙的世界,一个是朋友们和神魄的世界。他很愚昧的选择了后者,因为他无法接受,若自己离去一天,他的朋友们就会全数死亡的必然现实。
他实在做不到。


友情、亲情……哦对,其实天宇也是有过喜欢的人的。
在十三岁的时候,他遇上了凌宇轩。
他喜欢过他。
这也是他放不下神魄大陆的原因之一。他觉得若是回去,怕是一辈子也忘不了凌宇轩吧。
他们曾经热烈的爱过,他也有过真实的幸福与蜜甜的温存,只是这一切都被逐渐拉大的时间差淡化了去。就像一道巨型的逢隙,在这里找不到出口,唯有堕落,飞翔,让时间按它的轨道流逝。
他以十三岁的外表,同样阅历的内心,守着他,度过了一生。


终于在认识他、知道他的人都离开了的时候。
那些当日交心的朋友们,无可取替的凌宇轩,甚至连赤焰雄狮都离他远去的时候。神魄也是有寿命的,没有人能陪他走完一生,只除了向蒙。然而,向蒙他早就已经八十年没有见过了。
他觉得在神魄大陆已经没有了牵挂,他决定回到地球去。


刚踏足地球的土地,就被如波涛般汹涌而来的陌生感和压力感所挤倒,无法逃脱。他看见了他的亲生父母,他发现自己居然连父母的样子都不太记得了,这让他觉得很害怕。
他的父母,依然以对待十三岁孩子的态度,为他收拾书包,提醒他上学,他几乎是以逃离的速度冲出了家门。
原来,他不见父母,已经八十年。


在上学的路上,他碰到了向蒙。八十年不见的向蒙,第一眼见到他,并没有多大的惊讶,毕竟那八十年对向蒙而言,就不过是几天没见到而已。转念又似乎想到了什么,脸上显出一丝复杂和凝重。
向蒙又像八十年前那样,为他买了份早餐。可是他拿着那份早餐,他真的吃不下去,他食无法下咽。
向蒙有话想说,这场景对他而言,却是彻彻底底的相对无话。


他没有去上学。一想到要做一个十三岁的初中生,乖乖的坐在教室里上课,面对同学和老师,他就不寒而栗。这对他来说,早已经是遗忘了八十年的回忆了。
他游走在这座城市的街头,还是八十年前的模样。他想到小学的一首诗,毕竟他也就读书读到小学。少小离家老大回,十三岁躯壳的他竟对这句诗有所共鸣。
他在这现代化的都市里,无知无觉的游离了好几天。他亦不记得自己到了哪里,只知道缓步的走了许久。这里还有人用“孩子” “小朋友” 称呼他,却不想他的心镜早就是百年身了。
他是没有感官的,也没有知觉。不过他还是离开了地球,回到了神魄大陆。因为,他实在没办法以百岁的心镜,扮演一个初中生的角色,装成一个“正常人” ,演戏演足一辈子。将一切的一切密密藏起来,藏一辈子的秘密。
这样他太过辛苦,太累。他惦记了八十年的父母和向蒙也很好,平安别来无恙,这次他真的彻彻底底,没有了牵挂。


他想以失踪告终。毕竟在地球人眼中,他便真的只是“消失了” ,突然“不见了” 而已。
他再一次的回到了神魄大陆。


他离开的几天时间,在这边的世界,却已经过上了百千年。从前的托里亚,本有的国家早已不存在了,能变天的都已经变天,江山几度易主。
繁华落尽,死了一代又一代的人,曾经的记忆都只存在于他一个人的脑海中。在这里是他所不认识的国度,不同的君王,崭新的神魄,偏生就是没有他的归所。
原来什么风云都是假,江山几许,日月同辉,只有这些才是真的,才是永恒,见证着无数人无数时代的变迁。
只希望,以后都不要再有被诞生破天石召唤来的人类了。
忽然,他发现不但是没有牵挂,而且地球,神魄大陆,哪里都早已没有了他的容身之所。
或许,这就是所谓的六合虽广兮,受之应不容吧——


天宇静静的凝望着河面。
他早失了七情六欲,忘却了爱恨悲喜,他想他的内心是平静的,而这河面的是无声的死寂。
他闭上眼,很微很轻的一笑。
回想他这一生,快乐的时光占的部分很少。但能见证到这么多,他这一生,过的想必是不枉的。
在这波光粼粼之上,他缓缓的,得到了最终的解脱。


明日一醒。
现在的少年人心智脆弱,容易想不开。
要不然为什么,不知为何,这有一个十三岁的少年。